因罹

我喜欢的人都很好,所以想成为很好的人,就可以喜欢自己

不发一言的他
最知道你
为谁小心翼翼
傻的可以
执着难计

不发一言
看着眼前人
药石无灵

我注定赢不了
不能还放不下
我知道

  嗅觉是很容易背叛自己习惯其他人的,某种你不上瘾的香烟,戒了很久的巧克力,从来拒绝的苹果,甚至手指皮肤焦灼后的微苦,秋冬面部的干燥纹路,全部全部,在你离开了任何谁,告别整个季节,晒了整天整天阳光,歌唱欢笑,幸运了,痊愈了后,在睡意昏沉的时刻里依然会为了这些缭绕不散的错觉,拒绝醒来。
    在陌生的城市经历了求而不得,但愿,在同样陌生的未来不被亏欠我的失而复得。边走边爱反正人山人海  end~

少年气息减淡,属于男子的骨骼和锋利感慢慢生长出来,十七八吧,这样的年纪好美

     世间关于美的标准,总是一贯乏味。清凉眼眸,甘甜唇齿。一双骨节清晰的手,手背上宛转延伸的蓝色静脉如同山峦起伏。这样的男子,脸上会混合女人与孩子的轮廓特征。这样他才会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安妮宝贝《清醒纪》

情书里在窗边看书的少年,微风拂动书页和白窗帘,还有他专注的侧脸

要不要相爱呢?我觉得是个好主意